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欧债危机以来德国经济何以保持可持续性增长 

欧债危机持续升温,导致多数欧元区国家及其整体经济下行,全球经济增长也受到威胁。然而,曾经被视为“欧洲病人”的德国,却在过去两年中逆势复苏,成为欧元区的领跑者,经济增速一度达到17年来最高值,失业人数也降至1991年来最低。不过,近期数据显示,2011年第4季度,德国经济环比收缩0.2%2012214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德国2012年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0.4%。随着欧债危机持续发酵,德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将受到影响,并与欧债危机形成相互反馈的效应,势必再度增加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当予以高度关注。




一、欧债危机中德国经济长期稳定增长



金融危机爆发后,德国经济曾于2009年大幅衰退5.1%2010年起则开始强劲反弹,全年增长3.6%17年来最高增速。2011年,德国经济增长3%,失业率降至5.7%,为1991年以来最低点。此外,2011年德国进出口额均创历史新高,出口额较上年增长11.4%,首次突破1万亿欧元。德国经济能够在欧债危机中实现复苏并保持稳定增长,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产业结构相对合理


工业基础雄厚。德国是全球八大工业国之一,其制造业尤为发达,是过去两年中德国经济复苏的重要拉动力。2010年及2011年,德国制造业创造产值同比增长分别为11.3%8.3%2011年,德国工业总产值占经济总量比重为29.9%


服务业发达。20世纪80年代末,德国逐渐向服务型经济转型,目前已经发展出规模庞大且集中程度高的现代服务业。2005年,德国服务业出口总额超过1480亿美元,成为继美国、英国后的全球第三大服务业出口国并保持至今。1991年,服务业产值在德国经济总量中占比仅为62%2010年已高达71.3%2011年则为69.07%


农业高度现代化、机械化、高效化。德国为欧盟农业大国,农业劳动力的人均净产值约为2万欧元以上。2011年,德国农林渔业产值为219亿欧元,占经济总量的0.95%德国农业不仅提供了多样优质的食物和饲料,也承担着生产可再生工业原料,尤其是生物能源原料的重任。




(二)实体经济基础扎实


实体经济是一个国家的经济立身之本,在经济危机时期是最强有力的经济支撑。实体经济稳固,抗风险能力就强。实体经济的主体是制造业,而注重制造业发展是德国的经济传统。


1、制造业的经济总量占比较高



2009年,德国制造业产值占经济总量的25%居欧盟国家首位。意大利虽然位列第二,但占比仅为13%,低于德国12个百分点。法国、英国及西班牙三国的制造业经济总量占比分别为11.3%11.1%7%,荷兰及比利时等国则低于5%,其他国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产业空心化的情况。2011年,德国经济总量占欧元区的27%,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其实体经济的坚实基础。经过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的洗礼,众多欧美国家纷纷重归实体经济,从“去工业化”转向“再工业化”。


2、高端制造业发达


德国拥有发达的制造业,是多年传承的结果,更与其严谨的民族性格有关。德国人推崇标准主义与精确主义,著名的德国标准化学会(DIN)提供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国际机械制造标准,基本涵盖了机械、化工、汽车、服务业等所有产业门类高端制造业项目,共计超过3万项,精密程度也使之成为世界最高工业标准,奠定了德国精良制造业的基础。



3、制造业与研发结合紧密


德国将科研与制造业的发展相结合,形成扎实的“科技制造”,不断增加在研发密集型制造业上的投入,通过政府与企业及研究机构的互动,及时对其工业发展现状与技术生产趋势做出判断并提出对策。


4、中小企业发挥核心作用


中小企业众多是德国工业的一大特征,大约三分之二的工业企业雇员不足100名,1000雇员以上的大企业仅占工业企业总数的2.5%。众多中小企业专业化程度及技术水平均较高,其产品拥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被称为德国经济的心脏。


5、人力资本得到充分重视



德国长期以来非常重视人力资本在制造业中的作用。金融危机期间,德国不仅没有大量裁员,反而通过扶持与补贴手段维护了制造业就业的稳定。2011年,德国就业人口增加53.5万人至4104万人,创两德统一后的最高纪录,同比增长1.3%


(三)社会经济改革持久彻底


德国经济在过去两年中取得的成绩并非一蹴而就,多年来对于制造业的坚守为其提供了抵御欧债危机不利影响的盾牌,而另一个推动德国经济向好的历史因素,是其持续了十几年的社会经济改革。



1、改革进程持久


德国曾长期奉行高福利制度,并因此于20世纪90年代陷入经济长期低迷。为振兴经济,1998年,时任德国总理的施罗德果断制订了“2010年议程”改革方案,在社会保障体系及劳动力市场等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推行改革。2005年施罗德落选后,默克尔政府秉承了“2010年议程”的改革思路。


2、改革内容广泛


德国的社会经济改革前后经历了十余年,改革内容涵盖税收制度、东西德平衡、人口问题及移民制度等几乎所有社会经济领域。其中,劳动力市场改革是贯穿始终的改革核心,目标是放松劳动力市场管制,增强就业灵活性。具体措施上,德国从劳动和社会保障管理系统的“去官僚化”入手,着重增加人力资本投入,并降低失业保障,对相关税收体制也进行了调整。



3、改革成效显著


2005年起,德国失业人数平稳下滑,至2008年,失业人数已从500万人降至300万人,失业率也于2008年初降至10%以下,至2011年,失业率更降至5.7%



德国的社会经济改革涵盖范围广,力度大,在欧债危机爆发前,其改革成效已经有所显现:10年间,德国薪资实际降低了4.5%,劳资关系更加和谐,劳动力素质不断提高,产品出口竞争力大大增强。此外,德国政府在2008年实现基本财政收支平衡。数据显示,2011年德国财政赤字的GDP占比为1%。德国经济委员会预计,2012年这一比例将继续降至0.7%


持续的社会经济改革为德国经济复兴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也使德国在欧债危机中保持经济增长、统领欧洲成为可能。欧洲智库里斯本委员会Lisbon Council201111月发布的《欧元加监管》中指出,自德国开展一系列严格的改革后,目前基本已经没有进一步调整的需要。


(四)欧债危机给德国创造了部分机遇


1、发债成本降低


原因有二:一是缘于欧债危机后的欧元贬值,二是欧元区内部出于避险考虑而涌现的资产转移。为规避风险,2009年起,众多投资者将资产从南欧国家转移至相对安全的欧元区核心国,大量资本涌入,使得德国发债成本随之降低。2008年中期,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为4.7%201221日,平均收益率则已降至1.82%。更为极端的例子是,今年19日的6个月期国债拍卖中,共有约70亿欧元竞购39亿欧元债券,以致德国债券拍卖首次出现“负利率”。


2、出口更具优势


自欧债危机全面爆发至今,欧元对美元汇率较之于2009年末已下跌9.1%增加了德国出口竞争优势。同时,虽然欧债危机前德国60%的出口货物销往欧洲,而一些欧洲国家进口需求在危机中有所萎缩,但新兴市场国家所受影响有限,且对技术产品的需求依然旺盛,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欧洲市场需求的不足,成为拉动德国出口的主要动力。


德国联邦统计局201228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2011年德国进出口额均创历史新高,贸易顺差达1581亿欧元,较上年增长2.1%;全年出口额超过1万亿欧元(约合1.3万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4%;其中,对欧元区出口仅增长8.6%,对欧盟以外地区出口增长则达到13.6%


3、内需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一方面,德国出口增长刺激内需,拓展了其国内市场;另一方面,不断下降的失业人数及稳定的经济增长等利好信息,增强了国民信心,推动了消费。2010年,内需为德国GDP增长贡献了2.5个百分点,是当年GDP增长的最大动力。2011年,剔除价格因素后,德国GDP同比增长3%,主要动力亦是来自内需,其中私人消费增长1.5%,投资增长8.3%


德国联邦统计局曾表示,内需特别是民间消费,已经代替出口成为经济增长主要动力。德国央行也在20111121日表示,虽然2012GDP增速预期有所调降,但良好的就业环境提高了国民收入预期,内需将继续增强,抵消出口减少带来的负面影响,成为今年德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二、中短期看德国经济存在下行风险


虽然目前德国经济状况依然领先于多数欧洲国家,但欧债危机导致外部经济环境恶化,德国亦受其影响,经济存在下滑危险。


20111122日,德国央行将2012年德国经济增速预期从此前的1.8%下调至0.5-1.0%129日又进一步下调至0.6%1214日,德国慕尼黑经济信息研究所(IFO)将6月份时预期的2.3%下调至0.4%2012118日,德国政府发布年度经济报告,将2012年该国经济增幅预期从之前的1%下调至0.7%124日,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更将德国经济预期下调1个百分点至0.3%综合来看,导致德国经济在中短期内下行风险升高的主要因素如下:





(一)在应对欧债危机中需承担更多责任


  欧债危机将德国推上了欧洲政治舞台中心,而德国也需要为此承担更多责任。目前,三大国际评级公司之一标准普尔的评级体系中,德国已经成为欧元区唯一拥有AAA信用评级的国家。同时,德国也是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的担保国之一,为其提供2110亿欧元担保。基于德国的领导地位,一些欧洲国家因此认为德国应在解决欧债问题上提供更多资金,而德国对欧元区各国严格财政纪律的要求则招致诸多不满。此外,即使希腊公债的私人投资者同意减免50%债务,欧元区国家仍需吸收部分损失,德国财政部须为此分摊近80亿欧元。


(二)银行业资本缺口扩大



欧债危机爆发后,德国银行体系的实力已经有所削弱。欧盟银行管理局(EBA2011128日公布压力测试结果显示,德国银行业的资本缺口已从10月份的52亿欧元陡升至131亿欧元,数额之大,仅次于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德国银行业资本缺口的扩大,一是因为对希腊主权债务以50%的比例减记,二是由于EBA对资本金充足率的严格要求。EBA在公布压力测试结果时,要求各国银行于2012120日前提交弥补资本缺口的方案,并在6月前将资本缺口补齐,即将核心一级资本比率提高至9%。为弥补巨大银行业资本缺口,德国内阁已同意重启特别金融市场稳定基金(Soffin),为包括德国商业银行在内的几家德国私营部门银行提供政府救助。


(三)出口增速放缓


在欧债危机不断蔓延的形势下,虽然现在德国出口势头不减,并在2011年实现出口额首次突破1万亿欧元,但诸多机构已经对长期出口形势表示了担心。目前任何对于德国经济形势的乐观判断都是建立在欧洲经济形势稳定、欧债危机得以有效控制的前提之下,而德国60%出口是面向欧洲市场,若欧债危机持续恶化,将不利于德国出口增长,进而对其实体经济及整体经济走势造成消极影响。


上述几个方面,将对德国财政体系、金融系统带来一定压力,并对整个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带来一定负面影响。因此,从短期看,由于有雄厚的制造业、发达的现代服务业为基础,有持续有效的改革措施作保证,德国经济增速虽会有所放缓,但不至衰退;从中期看,欧债危机对德国经济存在一定负面影响,可能导致企业及消费者信心下滑并对其国内投资及消费需求萎缩,但整体看风险依然在可控范围之内。不过,若欧债危机进一步恶化,受到影响的将是欧洲一体化进程,这是德国无论从政治还是经济角度都不愿看到的。根除欧债危机,需要解决只有货币统一而无财政统一的制度问题,只有这样,才能使欧洲与德国均向着更好方向发展,欧洲才有可能向德国梦寐以求的“大一统”方向迈进。


三、对我启示


(一)中德两国经济结构及特征的相似点较多


一是制造业在两国国民经济体系中占有重要位置。联合国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制造业产值已达2.05万亿美元,已远远超出美国同期的制造业规模。加入WTO后,中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更是得以大幅提升,制造业在经济总量中的占比也不断扩大。


二是两国经济均为出口导向型。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出口市场份额也不断增长,并于2009年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全年,中国出口额达18986亿美元,增长20.3%;进口额为17435亿美元,增长24.9%


三是近期两国经济增长放缓均有欧债危机因素在内。2011年,中国与欧盟贸易额约占中国贸易总额的16%,但欧债危机愈演愈烈,使得中国对欧盟贸易增速自20102季度起开始下滑。20101月,中国对欧盟出口增速为46%201111月已经降至4.9%


(二)德国经济增长可持续性对于我国的启示意义



注重发展实体经济。发达的实体经济及相对合理的产业结构,是德国经济在欧债危机中能够在极短时间内走出低谷、实现稳定增长的重要原因。即使受欧债危机等外部影响,整个经济或在一定时期内放缓,但不会受到致命冲击。


扩大内需。内需已经成为德国在欧债危机中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动力之一,剔除物价指数,2011年德国私人消费依然较上年增长1.5%,创5年来新高。在欧债危机肆虐、出口严重受阻的情况下,扩大国内消费需求将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有效途径之一。


培育中小企业发展。德国发达的工业正是通过其众多专业化程度高的工业中小企业体现出来,也正是工业中小企业占据国际竞争优势的产品缔造了“德国制造”的盛名。此外,中小企业在推动经济增长及促进就业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稳定就业市场。默克尔政府沿用了之前的“迷你工作”、临时工等新的工作形式和福利形式,德国就业情况也随之好转。金融危机中,德国政府在20095月批准将企业短工制补贴的实施期限从18个月延长至24个月,鼓励企业以“短工制”代替裁员,不仅保证了就业率,更为企业在经济危机最严峻时保留专业员工,使其在全球经济复苏到来之际能迅速抓住先机,最大限度发挥企业优势。


强调加大教育、科研投入。20115月德国通过2011年德国国家改革纲要》,全面落实20106月欧盟峰会敲定的五大核心指标,其中便包括了增加科研投入及提高教育普及率。自欧债危机开始,德国已大幅削减赤字,但其教育和科研领域不受财政紧缩计划影响,且到2013年将追加120亿欧元投入。


制定新兴产业战略发展规划。德国自然资源匮乏,初级能源的三分之二需要进口,能源和原材料价格高涨已成德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威胁之一。针对于此,德国出台了《可再生能源国家行动计划》、《2050能源纲领》及《原材料供应战略》,为其未来能源、原材料供应安全、步入可再生能源时代制定出路线图与具体实施方案。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