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削减开支才是改善美国经济放缓的出路 

近日,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研究员Michael Barone发表文章指出,美国经济持续放缓,使人们开始怀疑低增长会否成为美国经济的常态。当前政策不利于美国经济复苏,建议减少政府开支。现将全文摘译如下: 


3月7日,道琼斯指数创下新高,而美国经济整体运行状况确是另一番光景。美国最具创造性的经济思想家甚至怀疑,现今疲软的经济增长会不会成为一种新常态。 


对美国经济增长持怀疑态度的并非仅是奥巴马政府的党派对手,这些人指出,远在2007-09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爆发之前,美国经济增长率就已不如人意。 


电子书《大停滞》(The Great Stagnation)的作者泰勒·考恩(Tyler Cowen)指出,经济增长是劳动供给增加和生产力提高的产物。 


但即使假设美国实现了充分就业,目前的劳动力增长速度也不如二战后生育高峰期和“X世代人”(Gen-Xers)集体达到工作年龄时期快。 


就生产力而言,考恩指出,我们已无法看到像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那样的技术和生产方法创新了。 


考恩表示,信息技术进步带来的生产率提高远不如电力发展、氨合成、内燃机的发明和新金属生产技术等带来的生产率提高。 


为回应考恩,每日野兽网的梅甘·麦卡德尔(Megan McArdle)撰文称,美国在文化、经济和心理上都没有做好经济低增长的准备。 


快速发展的经济,便于政府为年轻人借贷和资金在就业者与退休者之间转移提供财政支持。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会制定政策对借款买房和缴纳大学学费的人进行资助。 


然而不幸的是,这些政策却为肆无忌惮的房屋抵押贷款发放者和大学管理者带来了意外的巨额收益。由此产生的房地产泡沫已于2007年破裂,而高等教育泡沫也正处于破裂中。政治家们一直在寻求能够维持泡沫现状,避免破裂的政策。 


但是,一旦处于经济低增长的新常态,房屋升值停滞将令借钱买房不合逻辑,为获得根本不能使你找到工作的学位而贷款上大学也同样如此。 


最近的数据显示,相比过去,年轻人承担的债务额有所降低,许多大学的入学申请也大幅减少。 


而如果就业者的生产和收入不能大幅高于退休者,那么通过社保、联邦医疗保险的方法转移资金以对退休者进行补助的政策将不可持续。 


麦卡德尔指出,政府会计是明确建立在除非经济至少同步增长,否则政府支出无法实现每年实际增长的假定上的。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经济处于低增长的新常态将不可避免?即使接受考恩生产力创新不常发生的观点,美国经济的表现也无法超越其过去的5年? 


依靠高税率和美联储的低利率,奥巴马正试图通过创纪录的政府高支出来刺激经济。但正如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迈克尔·布斯金(Michael Boskin)在华尔街日报中所称,日本在19世纪90年代已对此进行过尝试,收效甚微,并导致低增长从那时起成为日本经济的常态。 


其实,政府还有其他的政策选择,其中一个就是削减政府支出,并且削减幅度要大于增税幅度。布斯金指出,19世纪90年代中期的荷兰和20世纪00年代中期的瑞典就曾通过每增税1美元相应削减5-6美元实际支出的方式成功稳定了预算,且没有造成经济衰退。 


他表示,尽管加拿大在19世纪90年代中期和20世纪00年代初削减政府支出总额达到GDP的8%曾一度带来痛楚,但这令加拿大走上了同美国完全不同的轨道。加拿大选民珍视预算盈余,这使得加拿大成功避免了几乎所有2007-09年经济衰退带来的负面影响。 


当然,政策不能够机械地从一个国家移植到另一个国家。环境和习惯不可避免地会有所不同。但可以明确的是,美国当前的政策将会使得低增长成为美国经济的常态,这将给美国带来阵痛。 


共和党人因为同意幅度相对较小的支出削减而被攻击为不负责任,但或许这才是负责任的做法,或许支出削减幅度还应更大。 


  (来源:AEI 2013年03月05日 摘译: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