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 研究报告
 美财政部部长助理谈金融监管改革 

418日,美国财政部分管金融机构部长助理Cyrus Amir Mokri在美国律师协会2012春季会议国际法分会上发表关于金融监管改革与国际合作的演讲。主要内容如下:


近年来,全球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这要求全球金融改革也能保持一致。当前,金融改革的工作重点已经从对监管机制的建立转至金融监管的有效执行,应对包括G20和金融稳定委员会在内的机制加以有效利用,充分发挥新监管规则的作用,建立一个安全、可靠,有利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全球化金融体系。


一、改革的重要性


过去几年里,金融危机的爆发使人们认识到以前的金融监管存在严重漏洞。为保持金融业稳定,市场不因局部的波动而产生剧烈震荡,建立一套可以全面监管金融系统的监管体系显得尤为重要。新建立的监管体系框架应紧跟金融领域的创新速度,重建市场规则,保证美国和全球金融市场稳定。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的颁布使美国成为了这场全球金融改革中的领袖。


尽管有批评称这些新的规则和标准会降低美国金融业的竞争力,但美国金融监管者应致力于为创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而努力,新规则的制定有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


首先,及时采取改革措施使美国在全球金融改革的进程中占据有利的位置。其次,《多德-弗兰克法案》制定的措施已发挥作用,帮助金融体系复苏。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有所改善,大型银行控股企业的一级资本金率自2009年第一季度增长了70%。同时,四大银行的资金流动性增强、资产质量提高、杠杆率大幅降低,这些改变都有效增强了其应对严重金融震荡的能力。第三,透明且被严格监管的金融机构可提高消费者、投资者和企业对金融交易活动的信心,而这种信心是整个金融市场能够稳定运行的基石。多年来,来自全球的投资者一直信任美国金融市场,有力而细致的监管要求能使这种信任一直保持下去。


过去三年里,美国在重建金融市场信心上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提高了市场的稳定性,这也是保持美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的关键。


二、国际合作


全球金融市场联系紧密,金融风险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因此,各国应该共同致力于建立一个拥有共同规则的金融体系。


国际合作不仅有利于建立一个公平的国际竞争环境,也能提高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因监管不严而带来的投机风险对金融市场的危害严重,因为一旦高风险的交易活动在一国未受到有效的监管,包括这个国家在内的全球金融市场都会面临金融危机爆发的风险。


欧盟就金融监管也采取了积极的措施,实施了有史以来最严格的金融监管改革。G20峰会达成的有关金融改革的关键措施都已写进了欧盟的金融改革方案并已付诸实施。美国和欧洲在金融监管改革的问题上有很多共同利益,美国金融监管部门已经与欧盟委员会金融监管部门和其他欧洲相关机构通力合作,使双方金融监管的工作更加紧密。


当然,美国和欧洲在金融监管改革中的合作并非完全没有问题,但这些问题都是技术性的,双方在原则上保持了高度一致。在具体政策实施上的技术问题不会影响美国和欧洲就金融改革所做出的共同承诺。同时,美国还应支持和配合其他地区的金融改革,特别是亚洲,这个地区拥有包括香港、新加坡和东京在内的众多金融中心。金融改革的国际合作能够有效增强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


三、G20与联合金融改革


G20是实现和协调金融改革工作的关键平台。自匹兹堡峰会以来,与会各国就共同致力于设立全面的改革日程以加强国际金融监管框架的有效性,该日程在后续的峰会中都得到了确认和发展。同时,金融稳定委员会(FSB)于2009年在原来金融稳定论坛的基础上成立,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今年的G20峰会上,美国特别强调对三大领域的监管改革,分别是资本金、破产清算和场外衍生品交易,同时保险业的国际合作也将成为明年的工作重点。


1.资本金


金融危机中很多金融机构都因为没有足够的资本金而未能承受住巨大的市场压力。为保持金融稳定,在危机中很多国家财政部向金融机构注资以防止这些机构破产。毫无疑问,为了降低风险,未来金融机构的资本金充足率将要有所提高。


危机爆发后,各国的金融监管部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巴塞尔2.5”和“巴塞尔Ⅲ”的银行资本金要求达成一致,新的巴塞尔条约对全球银行业的资本金的定义进行了统一,要求银行保证更高比例、更高质量的资本金水平。同时,“巴塞尔Ⅲ”还对银行的杠杆率和流动性提出了严格要求。


然而,标准的制定只是整个改革的开始,G20国家必须达成一致,有效落实新的监管标准。虽然对一些问题还存在争议,如流动资金径流比率(Liquidity run-off ratio)、资本金削减措施等,但巴塞尔银行监管新标准的实施势在必行。当前,如何建立全球统一的风险加权资产标准是下一步巴塞尔委员会的工作重点。


2. 破产清算


加快建立国际破产清算体系是一项重要而复杂的工作。


美国金融巨头雷曼兄弟的破产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证明了如果金融机构破产清算不能有序进行,将给整个金融市场带来巨大的负面后果。因此,《多德-弗兰克法案》对包括非银行机构在内的所有金融企业设定了有序破产清算程序。最近,联邦储蓄保险公司(FDIC)和美联储颁布了“生存意愿”规定(living wills),要求各大银行和金融机构提交其破产清算计划书,这为监管部门对各家大型金融机构设立不同的破产清算程序并评估企业的重组能力提供了重要依据。新的国际破产清算体系还设有避免严重系统性后果和纳税人损失的特别条款。


截止到今年年末,国际大型金融机构风险管理工作组将成立,各国将签署更全面、深入的国际合作协定,建立更合理的应对金融机构破产清算的计划。


3. 衍生品交易


金融监管部门对金融机构间大量的衍生品交易缺乏足够的了解是此次金融危机大规模爆发的原因之一。该领域的金融交易存在诸多弊端,例如,由于缺乏有效数据,监管部门和金融企业本身都不清楚企业的金融衍生品资产的所有权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薄弱,企业无法满足其合约规定的支付义务;衍生品市场脆弱,交易不透明,风险极高。


《多德-弗兰克法案》对场外金融衍生品市场设立了全面的监管体系,包括交易员监管规定、强制性中央清算要求并增加交易的透明度,这些要求与G20会议各国所达成的协议基本保持一致。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和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就衍生品交易开始制定新规则。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欧盟在这一领域合作紧密,在中央清算系统建设、交易平台搭建、交易记录上报等问题上双方都采取了类似的监管措施。


除对交易所衍生品交易设立有效的监管框架,对场外的、特定的衍生品交易建立全球监管系统也必不可少。美国和欧洲已经采取措施,对不经过中央清算系统清算的衍生品交易设立国际保证金标准。这些新的保证金要求将有效提高交易商的安全性,从而降低金融市场的风险。毫无疑问,金融衍生品交易还需进一步改革,而G20会议也应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


4. 保险业监管


保险行业的监管改革在过去一段时间内也取得了有效的进展,美财政部联邦保险办公室(FIO)已落实了《多德-弗兰克法案》中相关的要求。作为美国保险行业第一个联邦办公室,FIO对整个保险行业发挥指导性作用。FIO主要工作包括对美国保险行业进行协调并制定联邦保险行业国际业务的相关政策,并代表美国参与国际保险监督协会(IAIS)的相关工作。


FIO是在保险行业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成立的,旨在帮助美国保险公司更好地在国际保险业监管体系下运行,优先开展包括帮助国际保险监督协会(IAIS)建立统一的监管框架等国际保险业事务。同时,FIO按照金融稳定委员会的要求,协助IAIS设立国际重要保险企业的评定标准,并在美国和欧洲保险业合作中发挥领导作用。


四、结论


美国应继续与G20和金融稳定委员会成员国保持高度合作,保证金融监管改革的有效实施。这不单是美国的问题,也是全球金融市场共同的需要。然而,金融改革不只是为危机提供解决措施。通过加强金融监管,金融市场的信心进一步加强,将有利于为未来金融市场的长期稳定和发展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


美国的金融历史证明严格的金融监管是正确的。历史上,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后一段时间内,美国对金融市场提出严格的要求以保护投资者和储蓄者的利益。美国没有如其他国家一样降低监管标准,从而使美国金融市场成为了全球最好的金融市场之一,并实现了长久的发展和繁荣。


在当前金融危机阴霾逐渐散去的背景下,美国通过建立良好的金融监管系统将有利于美国金融市场重拾信心,帮助美国经济实现可持续增长。


(来源:美国财政部 编译: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上海市青浦区蟠龙路200号  邮编:201702  电话:86-21-69768060